Sitemap: http://www.dyhydpcl.com/sitemap.xml

欄目導航

【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報】鄭毅 牟岱 巴圖的契丹小字研究
作者:來(lái)源: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9年02月20日 點(diǎn)擊數:

巴圖的契丹小字研究

鄭毅 牟岱 遼金西夏研究

 

2019年02月18日 來(lái)源: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網(wǎng)-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報

    

 

  契丹是我國古代北方的一個(gè)民族。崛起之初“本無(wú)文字,惟刻木為信”。遼太祖神冊五年(920)春,令人參照漢字“以隸書(shū)之半增損之”“始制契丹大字”。后又在契丹大字基礎上參考漢文、回鶻文,創(chuàng )制契丹小字。金滅遼后,也沿用契丹字。契丹文字從遼神冊五年創(chuàng )建,至金章宗明昌二年(1191)下令“詔罷契丹字”另行女真字,在遼、金統治區域前后通行近300年。但在被詔罷之后即停止使用,故而消失不見(jiàn),逐漸被后世遺忘。1922年,在今內蒙古巴林右旗發(fā)現的遼陵《帝后哀冊》,開(kāi)啟了近現代契丹語(yǔ)言文字的研究。經(jīng)過(guò)近百年的發(fā)展,學(xué)界在這一領(lǐng)域已經(jīng)取得了相當大的進(jìn)展。其中,巴圖是具有較大影響的當代學(xué)者。

 

  推進(jìn)契丹小字釋讀與研究

  

  巴圖1978年調入遼寧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后,專(zhuān)心從事契丹文字研究工作,至今已40多年。在這期間,巴圖克服簡(jiǎn)陋的科研條件,堅持鉆研;在退休之后,他放棄閑暇,以年邁之軀,筆耕不輟,把契丹文字的解讀和研究當做“人生不易多得的特殊的樂(lè )趣”。他以這種埋頭研究、甘坐冷板凳的精神,在契丹小字研究領(lǐng)域取得許多成績(jì),發(fā)表了不少有分量的學(xué)術(shù)成果,《謎林問(wèn)徑》和《謎田耕耘》兩部專(zhuān)著(zhù)即為這些成果中的代表作。

  20世紀80年代初,契丹語(yǔ)言學(xué)界只能解讀契丹小字墓志的詞語(yǔ)。1983年,巴圖向全國民族古文字學(xué)術(shù)研討會(huì )提交的兩篇論文,論述并解讀了契丹小字當時(shí)所見(jiàn)序數詞與所能解的親屬稱(chēng)謂。這兩篇論文頗有開(kāi)創(chuàng )性,在釋讀契丹小字墓志方面也有很大的示范性。比如《糾鄰墓志釋讀》一文,既理出了《糾鄰墓志》的墓志名稱(chēng)、墓主世家、歷任官職、主要事跡等基本信息,也列出了與墓主相關(guān)的其他方面的詳細信息,如世家之中細列先人、兄弟、姊妹、妻子、姻親,官歷之中又列職官、封爵、殊榮,事跡之中又列邊防得力、鎮壓李楊、平定內亂、討伐阻卜等。這對釋讀此類(lèi)墓志具有很大的借鑒意義。

  1996年,匯集了巴圖20余年研究成果的《謎林問(wèn)徑:契丹小字解讀新程》(署名即實(shí))出版,共計48萬(wàn)字。該書(shū)在半個(gè)多世紀以來(lái)中外契丹學(xué)者研究的基礎上,對契丹小字進(jìn)行了深入細致的解讀,在研究深度與廣度上較前人有所推進(jìn)。作者共擬讀契丹小字177個(gè),譯解1200詞。巴圖此書(shū)對契丹小字的研究在觀(guān)點(diǎn)和方法上有一定突破。

 

  識解《冊志》所引漢文典籍

  

  《謎林問(wèn)徑》出版后,各種學(xué)術(shù)刊物又陸續發(fā)布了20余篇契丹小字墓志。巴圖每見(jiàn)一篇新出的墓志,就先校勘,后釋讀。這些成果在2012年匯集成《謎田耕耘:契丹小字解讀續》(署名即實(shí))一書(shū)。此書(shū)篇幅更大,共計96萬(wàn)字。

  校勘是個(gè)煩難的工作,而巴圖面對的是完全未知或是半知半解的文本,其艱難程度可能更大。他之所以堅持做這項工作,用他的話(huà)說(shuō),是因為“我的失誤以及他人的失誤,一再警示,必須校勘,必須盡可能地搞準文本。文本的字詞錯了,后頭的研究論據都將成為無(wú)用之功”;“我費時(shí)費力堅持校勘,既求自己盡可能避免起步錯誤,更為后來(lái)者提供較好的文本,使他們省些時(shí)間,把寶貴的精力用在研究上”。從這些話(huà)中,不難看出巴圖嚴謹的治學(xué)態(tài)度和嘉惠后學(xué)的坦蕩胸懷。

  《謎田耕耘》一書(shū)在《謎林問(wèn)徑》的基礎上,又有新的開(kāi)拓,那就是識解契丹小字《冊志》所引漢文典籍的譯文。《冊志》的作者都很熟悉漢文典籍,他們會(huì )在《冊志》中引用這些典籍。例如《圭寧墓志》引《尚書(shū)》“皇天無(wú)親,惟德是輔”句;引《易經(jīng)》“積善之家必有余慶,積不善之家必有余殃”句,還有幾篇志文也引用這兩段話(huà)。對比漢語(yǔ)原文和契丹語(yǔ)譯文,對比各志的譯文,“可以識解原來(lái)不能識解之語(yǔ)”。據此,巴圖進(jìn)一步拓展研究范圍,釋讀出不少《冊志》所引漢文典籍的契丹語(yǔ)譯文,確認了與這些引文對應的契丹字,也考釋出這些《冊志》中提及的不少古代人物,包括唐堯、虞舜、巢父、許由、伯夷、叔齊、盜跖、曾參等。這些對深入研究契丹小字有較大助益。

  巴圖在破解契丹小字方面取得了較大成就。這些成就的取得與他所具有的豐富的知識儲備和深厚的語(yǔ)言修養是分不開(kāi)的。他通曉中國歷史,尤其是北方民族史,他本人是蒙古族,精通蒙古語(yǔ),對漢語(yǔ)言文字的造詣也頗深,這些都為他研究契丹小字提供了良好的條件。此外,他還有比較強烈的學(xué)術(shù)使命感,將釋讀和破解契丹文字視為自己的責任,認為“我們如果不作出應有的貢獻,那將是失職”。

  

 

  (作者單位:遼寧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歷史研究所;遼寧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文化研究中心)

 

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關(guān)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