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dyhydpcl.com/sitemap.xml

欄目導航

《企業(yè)家信息》毛世英 和而不同: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應有的人格特質(zhì)
作者:來(lái)源: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年09月18日 點(diǎn)擊數:

和而不同: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應有的人格特質(zhì)

毛世英

  “和而不同”,是孔子提出的君子區別于小人的人格特征,但從創(chuàng )新文化建設的角度看,它也是創(chuàng )新人才應有的一種重要人格特質(zhì),包涵著(zhù)堅持個(gè)體原則、尊重他人個(gè)性,以及展現開(kāi)放、民主、自由、包容等創(chuàng )新文化建設不可或缺的基本要素。深入認識這一點(diǎn),對于企業(yè)弘揚創(chuàng )新精神、營(yíng)造良好的創(chuàng )新決策機制和文化氛圍,有著(zhù)重要的現實(shí)意義。

  確保決策合理化的人際關(guān)系法則

  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”,這是儒家圣人孔子在《論語(yǔ)》中提出的君子在人際交往上區別于小人的重要人格特質(zhì)。其意思是說(shuō):君子與人交往能保持融洽和諧關(guān)系,但在見(jiàn)解上卻有所不同:而小人習慣于與他人意見(jiàn)保持一致,卻不能與人真正和睦相處。這句話(huà)體現出儒家在人際關(guān)系上與人為善、堅持道義、顧全大局、包容他人的和諧思想,表明了人際間的真正和諧是基于多樣性的統一,既能夠堅持自己個(gè)性和原則,同時(shí)也能包容他人的個(gè)性和意見(jiàn)。

  從創(chuàng )新文化角度看,“和而不同”其實(shí)也構成決策科學(xué)化合理化所需要的人際關(guān)系法則和人格特質(zhì)。這一點(diǎn),我們可以從古代齊相晏子關(guān)于君臣的“和同之辯”來(lái)理解,因為古代的決策機制集中體現在君臣之間納諫與諫諍的關(guān)系上。

  據《晏子春秋·外篇》記載:有一天齊景公打獵回到遄臺,臣子梁丘據來(lái)問(wèn)候,齊景公說(shuō):只有梁丘據與我“和”呀!晏子回答說(shuō):梁丘據與您只是“同”,哪里說(shuō)得上“和”呀!齊景公問(wèn)道:“和”與“同”有區別嗎?

  晏子回答說(shuō):二者不是一個(gè)概念。“和”就像是做羹湯,要用水、火、醬、醋、鹽等來(lái)烹魚(yú)和肉,用柴火燒煮,廚工再用各種調料來(lái)調味,味道淡了就加料,濃了就加水沖淡,這樣人們喝了湯就會(huì )心情平和。君臣關(guān)系也是這樣,國君認為可行而其中有不可行的,臣子就諫言其中的不可行,促成國君認為可行的方案;反之亦然。如此就會(huì )君臣和諧、沒(méi)有沖突,百姓也沒(méi)有爭利之心。而現在梁丘據不是這樣,君王認為可行的他也說(shuō)可行,國君認為不可行的他也說(shuō)不可行。如果只用水來(lái)調做羹湯,誰(shuí)會(huì )去喝?如果只用單一的琴或瑟來(lái)演奏,誰(shuí)會(huì )去聽(tīng)?“同”的不可行也是如此。齊王聽(tīng)了,很是贊許。

  晏子對“和”與“同”的分辨,實(shí)際上指出了“和”代表著(zhù)多樣性的統一,而“同”則意味著(zhù)排斥了一切差異和不同的絕對的一致。反映到君臣關(guān)系上,“同”體現為臣子對君王看法的迎合或阿諛,而“和”則意味著(zhù)臣子在與君王保持和諧關(guān)系的同時(shí)能提出不同意見(jiàn)。“和”一般體現著(zhù)明君賢臣的想法做法,而“同”往往反映著(zhù)昏君佞臣的想法做法。

  從歷史上看,“和而不同”的君臣關(guān)系,等于在王權政治上營(yíng)造出一種共謀良策、示錯改錯、良性互動(dòng)的決策和監督機制,對于封建王朝決策合理化起到了積極重要的作用。如晏子在輔佐齊景公的五十一年里,與齊王就建立起如他所說(shuō)的“和而不同”關(guān)系:晏子敢于勸諫,為民請命,講究言辭,寓剛于柔,示君之過(guò),給其留面,而齊王也能虛心納諫,知錯能改,對晏子高度信任。君臣二人和睦共處五十多年,將齊國治理得日益強大。而唐太宗李世民與其宰相魏征同樣營(yíng)造了“和而不同”的關(guān)系,一方是忠心奉國、時(shí)時(shí)察君之過(guò)、敢于犯顏直諫,一方是虛心納諫、敬畏包容。魏征先后進(jìn)諫二百余事,唐太宗都能認真考量和采納,如此君臣合璧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歷史上稱(chēng)之為“貞觀(guān)之治”的大唐盛世。

  當然,在君王權威至高無(wú)上、不容冒犯的封建專(zhuān)制社會(huì ),像晏子、魏征那樣與君王建立起“和而不同”關(guān)系的局面是十分罕見(jiàn)的,可說(shuō)是古代政治文明發(fā)展史上的“奇葩”。但在更多的時(shí)間里往往是有“和”有“同”的復雜情況,尤其是在昏君當政或奸臣當道之時(shí),君臣之間常常是“同而不和”的人際關(guān)系:阿諛?lè )畛小②呇赘絼葜L(fēng)大行其道,朝廷上往往只有一種聲音、一種思維,權臣有意指鹿為馬,事實(shí)真相隱瞞不見(jiàn),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者反受迫害。即便有少數忠臣冒死進(jìn)諫也無(wú)濟于事,甚至慘遭殺害,如歷史上的關(guān)龍逄、比干、伍子胥等。如此“同而不和”,必然導致荒謬決策頻頻出臺,國家不衰敗不滅亡也不可能了。如秦二世在起義軍遍地開(kāi)花的局勢下還被蒙在鼓里,天真地相信趙高所謂“天下太平”的謊言,對那些說(shuō)陳勝是“造反”的臣子冠以“非所宜言”的罪名治罪,等到后來(lái)發(fā)現真相了想對趙高治罪反被其所殺,秦國很快走向了滅亡。

  體現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決策科學(xué)化的要求

  對于當今企業(yè)領(lǐng)導層來(lái)說(shuō),在決策部門(mén)構建“和而不同”的良性人際關(guān)系,注意破除“同而不和”的派系或裙帶關(guān)系,廣納各種人才的不同建議,是關(guān)系著(zhù)創(chuàng )新決策能否科學(xué)合理的關(guān)鍵性因素,對于企業(yè)與時(shí)俱進(jìn)、隨機應變地做出英明決策有著(zhù)重要現實(shí)意義。事實(shí)上,在當今高新產(chǎn)品不斷涌現、市場(chǎng)風(fēng)云變幻無(wú)常的時(shí)代,企業(yè)墨守成規、故步自封的決策常常會(huì )給企業(yè)帶來(lái)滅頂之災,如美國蘭德公司曾指出的:世界上每100家破產(chǎn)倒閉的大企業(yè)中,85%是因為企業(yè)管理者的決策不慎造成的。如曾以獨創(chuàng )產(chǎn)品引領(lǐng)市場(chǎng)、風(fēng)光一時(shí)的柯達、諾基亞、摩托羅拉等著(zhù)名企業(yè),就因為決策者未能及時(shí)根據市場(chǎng)變化調整企業(yè)戰略而在競爭中慘敗。而成功的企業(yè)往往來(lái)源于與眾不同、迎合未來(lái)市場(chǎng)的英明決策,如喬布斯在蘋(píng)果公司瀕臨破產(chǎn)時(shí)幾次超越常軌、匪夷所思的創(chuàng )新決策,不僅成功拯救了蘋(píng)果,而且創(chuàng )造出新的市場(chǎng)需求,將蘋(píng)果帶向了全球市值的榜首。

  世界上優(yōu)秀的企業(yè)家和管理學(xué)家都十分重視決策的科學(xué)化民主化,強調決策時(shí)要注意傾聽(tīng)不同的意見(jiàn),甚至積極鼓勵廣大員工提出建議、參與決策,這其實(shí)就體現著(zhù)“和而不同”。如管理學(xué)大師彼得·德魯克指出:除非有不同的見(jiàn)解,否則就不可能有決策;美國通用汽車(chē)公司前總裁艾爾弗雷德·斯隆說(shuō)過(guò):在沒(méi)出現不同意見(jiàn)之前,不做出任何決策;美國克萊斯勒汽車(chē)公司前總裁艾柯卡也說(shuō)過(guò):決不能在沒(méi)有選擇的情況下,作出重大決策。

  這種重視不同意見(jiàn)的決策思想,可令人聯(lián)想到電影《僵尸世界大戰》里提出的第十人理論:如果九個(gè)人讀相同的信息而得出同樣的結論,不管其結論如何正確,第十人也要提出反對意見(jiàn)。現實(shí)中,以色列國防部在第四次中東戰爭后專(zhuān)門(mén)成立了一個(gè)機構,任務(wù)是運用各種方法挑戰情報機構做出的普遍假設,以保證情報的準確性,其作用就類(lèi)似于“第十人”。如今不少企業(yè)已將“第十人”理論引入到?jīng)Q策機制中,以發(fā)現決策中的隱患或漏洞,防范意外危機的出現,這也反映著(zhù)“和而不同”。完全可以說(shuō),“和而不同”構成企業(yè)決策科學(xué)化合理化的基本方法論原則。

 

  建設“和而不同”的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文化

 

  “和而不同”不僅構成決策合理化的前提條件,而且體現著(zhù)創(chuàng )新活動(dòng)所需要的尊重他人、真誠交流、求同存異、開(kāi)放包容的人格特質(zhì)。要達到這一境界,從企業(yè)文化角度看,必須樹(shù)立“和而不同”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積極構建“和而不同”的人際關(guān)系、決策機制和文化氛圍。為此,應重視以下方面:

  將企業(yè)社會(huì )責任作為“和而不同”的價(jià)值導向。君子區別于小人的根本,在于孔子所謂“君子喻于義,小人喻于利”,依此看,“和而不同”的根本也在于君子有“義”——道義、公義。古代儒家都是在這種義利觀(guān)的框架內來(lái)解釋“和而不同”的,如清代劉寶楠所謂“和因義起,同由利生”。“義”可說(shuō)是“和而不同”的核心要素。對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“義”就意味著(zhù)企業(yè)社會(huì )責任。要在創(chuàng )新活動(dòng)中樹(shù)立“和而不同”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決策者就要將企業(yè)社會(huì )責任作為價(jià)值導向,常考量如何為社會(huì )多做貢獻,以此作為處理各種利益沖突的指導原則。決策若背離此原則,無(wú)論多么高明,最終都是要失敗的。現實(shí)中一些大公司之所以在競爭中失利,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其領(lǐng)導者囿于自身利益需要,聽(tīng)不進(jìn)為社會(huì )為客戶(hù)著(zhù)想的創(chuàng )新建議,甚至有意壓制創(chuàng )新。

  營(yíng)造自由思想、暢所欲言、獨立思考、開(kāi)放包容的創(chuàng )新文化氛圍。這是“和而不同”的題中應有之義,也是全球化時(shí)代科技與文化融合發(fā)展的必然要求。像西方企業(yè)界多年來(lái)在創(chuàng )新決策上流行的“頭腦風(fēng)暴法”,要求一群人在一起不受任何限制地自由思考、瘋狂討論,以激發(fā)靈感,提出各種稀奇古怪的想法,再從中篩選出較有價(jià)值的方案,其實(shí)就是創(chuàng )造了一種“和而不同”的創(chuàng )新文化氛圍。一些企業(yè)家還重視選拔洞察力強、敢于直言的人才,如IBM公司前總裁小沃森就專(zhuān)門(mén)尋找“鋒芒畢露、乖戾、嚴厲、幾乎讓人生厭的家伙”做助手,認為“他們能洞察真相并對你直言不諱”,這也是在營(yíng)造一種創(chuàng )新文化氛圍。可以說(shuō),營(yíng)造“和而不同”、民主開(kāi)放的創(chuàng )新機制和文化氛圍,對于防止和克服目前我國一些企業(yè)在創(chuàng )新決策中“拍腦門(mén)”、“一張紙+一支筆”、無(wú)視他人意見(jiàn)等領(lǐng)導“一言堂”現象,還有人云亦云、唯領(lǐng)導是從、表決投票一律劃勾等形式主義行為,可說(shuō)是意義重大,那樣的決策往往會(huì )導致大量資源做了無(wú)用功,甚至造成數額驚人的浪費。

  創(chuàng )新領(lǐng)導者要有精神獨立、見(jiàn)識高遠、不拘一格、跨界綜合的素質(zhì)。喬布斯就是這樣的人。他有獨立自主的個(gè)性,能夠傾聽(tīng)內心的聲音,敢于打破各種傳統框框,重視學(xué)習和汲取行業(yè)內外優(yōu)秀企業(yè)的特點(diǎn),而且還有藝術(shù)和審美的眼光,善用跨界綜合的辯證思想方法,能將藝術(shù)與技術(shù)、軟件與硬件結合起來(lái)思考。如蘋(píng)果公司現任總裁庫克所說(shuō):“喬布斯最偉大的一點(diǎn),在于他敢于跳出一般人所謂的箱子般的思維定式,勇敢地去創(chuàng )新,去革新自我。”身為領(lǐng)導者,喬布斯還在全公司倡導建設創(chuàng )新文化,要求“蘋(píng)果團隊每個(gè)人拒絕狹小的箱子思維”。喬布斯身上展現出來(lái)的這種“和而不同”的創(chuàng )新精神,無(wú)疑應該成為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領(lǐng)導者學(xué)習的榜樣。

  (作者系遼寧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研究員)(人力資源,2018,2

  來(lái)源:《企業(yè)家信息》201806期,92-93頁(yè)

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關(guān)閉